天使 & 恶魔

summary:一切都还未开始,但一切都早已结束。



前文:AB


卡尔用了一个凌晨的时间总算说服了蝙蝠侠相信他真的是一位炽天使,而不是什么变异怪人或者科学实验后的产物——好吧,至少是表面上相信了。

 

接下来,卡尔矛头一转,又问起了蝙蝠侠他的身体里是不是流有一些特别的血脉,比方说来自地狱的大魔王之类的。


蝙蝠侠即使是戴着面罩,也还是很好的利用剩余露出的那部分向卡尔表达出了一个‘这个天使是不是傻’的鄙视含义。


炽天使觉得很委屈,但是他没有放弃,又旁敲侧击的问他他这身装扮的由来,是不是因为偶然碰到过这样打扮的人,才深受启发决定照其模仿。


蝙蝠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


“我明白了,你之所以会跟踪我,其实是想找到那个和我这幅装扮很像的那个人……而那个人还是个地狱魔王?”


卡尔点了点头。


“就你所说你是一个天使,(卡尔插嘴,不是就我所说,我是真的是一个天使——蝙蝠侠无视了他的抱怨),而你却在人间找一位魔王?你要找他干什么呢,你们天使和恶魔不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或者见面就你死我亡的那种关系吗?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要找一个魔王,难道你不应该去地狱找他吗?”


蝙蝠侠打量着这个天使,“你的脑袋真的没有问题吗?你是不是就是因为太蠢所以才被从天界给丢下来人界让你锻炼锻炼脑子的?”


卡尔泪流满面。 



在炽天使的死缠烂打下(蝙蝠侠:“我说了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你别再偷偷跟着我了!在天上绕圈也不行……蠢货你给我下来!”),卡尔终于在蝙蝠侠这里获得了一个暂住的一席之地——当然不是韦恩庄园,蝙蝠侠还没那么大意,会直接带着一个安全隐患跑到自己的老窝去——他安排了一间安全屋让这个天使住下。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卡尔白天就老实的待在蝙蝠侠给他准备的住所里无所事事的发呆,偶尔会出去转个一两圈,然后一到夜晚就立刻跑出去满大街的找蝙蝠侠的踪影,接着跟踪他未果被拎出来指着鼻子骂一顿后,再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屁股后面一起夜巡。


如此几天过去,蝙蝠侠放弃了,他被这个炽天使的执着打败,接着索性每次夜巡前都先去安全屋把卡尔领出来,耳提面命一番跟着他要遵守的规矩,然后再带着卡尔一起在哥谭的大街小巷四处查探。

 

 “你到底是在寻找什么?或者是寻找谁?”在跟着蝙蝠侠夜巡了一段时间后,卡尔最终确认了蝙蝠侠也许是真的和那个地狱魔王没有任何关系(也许就是那么巧,审美比较像吧——卡尔猜测),但是他每晚都好像在搜索着什么的样子也引起了炽天使的兴趣,“不如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一起找啊。”


蝙蝠侠朝他的方向偏了偏脑袋,冷哼了一声。


“就你?”蝙蝠侠脸上的不屑简直要快要冲破面罩的束缚(别问卡尔隔着面具怎么看出来的,反正他就是看出来了)“你除了比别人多了双翅膀会飞之外,你还会干点什么?”


我会干的可多了,炽天使在心里不服气的咕哝。出于安全的考虑,卡尔并没有告诉蝙蝠侠他来自于未来的事实,同时为了保证不影响到时间线,他也只能告诉蝙蝠侠在人间他没法使用天使的能力(除了张开翅膀飞飞之外)。


也许是看卡尔的表情特别不服气,蝙蝠侠犹豫半晌还是选择对他据实相告(我只是以防这个傻大个儿脑袋一抽又干点什么蠢事出来——蝙蝠侠在心里这么说服自己),“我在找一个杀人凶手,‘开膛手杰克’。”


“开膛手杰克?”卡尔跟着重复了一遍,然后恍然想起刚来到过去的第一天,他的确在一张报纸上看到‘警署决定联合蝙蝠怪抓捕开膛手杰克’的刊文。

 

“你是要把他抓起来送到警署审判么?”卡尔问,“所以你其实不是一个喜欢时不时揍揍人的暴力狂,而是一个‘文雅的巡警’咯?”


蝙蝠侠可以为他的形容把阿福做给他吃的美味晚饭呕出来。 


有了卡尔帮忙加入寻找罪犯的这些夜晚……搜寻进展实际上好像也没有什么有效的突破。除了蝙蝠侠的耳边多出了一个唠唠叨叨的声音(炽天使坚称他们不管怎么说也已经算是朋友了,蝙蝠侠虽然没有承认,但是,他也没有直言否认)。

直到有一天,卡尔在蝙蝠侠给他提供的安全屋里,第一次没有准时等到蝙蝠侠的到来,应该说这一晚上他都没有来。卡尔有些不安,他半途有想过出去找他,但又怕出去了又正好和来找他的蝙蝠侠错过,于是就这么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了一整晚。


第二天的晚上,还是没有等到蝙蝠侠的炽天使毫不犹豫的冲出了屋子,在哥谭的高空四处寻找那个熟悉的影子。


第三天,第四天……


一个礼拜过去了,蝙蝠侠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踪迹可以追寻。


卡尔对此很着急,害怕蝙蝠侠出了什么意外。但是他又不知道蝙蝠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蝙蝠侠从未告知过他这一点,也没在他面前摘下过那个漆黑的面具——他知道蝙蝠侠是出于自身安全考虑,所以他也从来没有追问过这一点。)


而现在束手无策的炽天使第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更无赖一点——至少能要到个紧急联络方式也好啊。 


时间就在炽天使越来越担忧的心情中一点点过去,直到几天后,依旧还是在哥谭四处搜寻蝙蝠侠踪迹的卡尔突然看见极远处的天空冒出一片红色——那是火光映出的颜色——有什么地方着火了,还是很大的火灾。


卡尔一个转身展开了翅膀朝那个方向快速飞去——离那里越近,炽天使心中不详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近了,更近了,卡尔突然睁大了眼,一个俯冲朝着被巨大的建筑压在地上的那个人影冲去。


“蝙蝠侠!”他焦急的喊,一个骤停闪现在蝙蝠侠的身边,双手一抬就将压在他身上的重物掀飞了出去。然后他直接看见了,一根横穿过蝙蝠侠整个胸腹的钢筋就这么明晃晃的戳在那里,中间一部分已被蝙蝠侠的鲜血染成了黑红色。


“不,不……”炽天使哆哆嗦嗦的喊,却不敢去动他一分一毫,就怕一个失手直接让蝙蝠侠断了气。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双眼紧闭的蝙蝠侠微微睁开了眼,他艰难的朝卡尔笑了一笑,断断续续的说。“真好……临死前……能看到,天使……是不是……证明我……”


“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的。”卡尔打断了他的话。他哽咽了一下,突然就下定了决心。去他的改变时间线容易引起时间悖论,他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死于非命。


卡尔的身上开始冒出银光,那是能量开始汇聚于天使周身的证明。


炽天使一手按着蝙蝠侠的腹部,另一手则按上了那根断裂的钢筋。“忍一忍,蝙蝠侠,很快就会过去了。”他说着,银光开始往他的双手聚合。


但就在卡尔准备施展法术之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应到了炽天使的气息——原本因遭受攻击而半途消失的那个传送阵却又突然闪现了出来。


传送阵一下子将愣住的卡尔包围了起来,然后不顾他怒喊着‘不——’的意愿直接开始了之前被中断的传送。

 

 仅仅一个眨眼之后,蝙蝠侠的身边已没有了炽天使的身影。

哐当——


一声物体落地的声音在卡尔原本的那个位置传来,蝙蝠侠吃力的转过头看去,只见一柄漂亮却陌生的权杖,静静的躺在那块地上。(那是原本卡在传送阵上的那个武器,因传送阵再次运行而被强制排斥了出去)

 

 布鲁斯仰天喘息了几秒,他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好在最终开膛手杰克已被他先行捉住捆在了外面,他苦笑了一声,为开膛手的真面目竟是戈登而感到难过。 

 

至少……至少哥谭暂时安全了。而看刚才的情形,那个傻小子卡尔应该也是顺利回到天堂了吧…… 

 

布鲁斯的呼吸越来越轻。 

 

他死了。

 

 -------------------------------------------- 

 

蝙蝠侠咽气的下一秒,另一个带着圣洁光辉的传送阵从他的身上冒起,布鲁斯的身影在亮光中越来越淡,直至再也不见其踪影。


经过了一场大战的倒塌建筑空地上,一根神圣的权杖,孤独的躺在了空无人烟的地上。


远处,一群被火光吸引过来的小孩好奇的跑了过来,其中一个孩子发现了这根权杖,他拾起了这个漂亮的东西,对着上面的花纹着迷不已。


“拉尔斯,你在看什么?快过来!”


有别的小孩喊了他的名字,他回过神,将权杖随手塞进了自己破烂的衣服里,然后朝着他们跑去。“没什么,你们在干嘛呢?”


“快来看,这里有个人被绑着!”

 

 

一切,其实都早已成定局。


tbc. 

 

注释: 

1,火灾发生地是‘煤气灯下的哥谭’,最后那个摩天轮那里。

2,那个捡到权杖的小孩全名是:拉尔斯·艾尔·古尔,别名,雷霄·古。

评论(5)

热度(84)

©花淮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