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淮秀

1:布鲁斯·蝙蝠侠·韦恩永远是对的。
2:如有疑问,请参考第一条。

看蝙蝠侠无极限 机甲大战那部感觉像在看环太平洋似的→_→

卡、文、真、的、好痛苦啊!三天了都没码出想写的玩意儿简直奔溃!神呐赐我一个哆啦A梦吧!

这就叫天赋技能get√

三岁就会打阿卡姆蝙蝠侠了2333

我们的顾问魅力无边 Ⅴ

V

布鲁斯一回到韦恩宅就直冲卧室倒头睡了下去,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当天晚上。

要不是习惯成自然的蝙蝠生物钟鞭挞着他的潜意识,布鲁斯肯定能把这觉睡到第二天下午。

他睡眼朦胧地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打着哈欠对门外大喊:“阿尔弗雷德!”

“有什么为您效劳的,布鲁斯老爷?”阿福端着完美营养搭配比例的晚餐走了进来,将托盘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这两天哥谭有什么新情况吗?”布鲁斯迷迷糊糊的问,随手拿起一片吐司塞进嘴里。

“很不幸,没有,老爷。”阿福面不改色的讽刺,顺便递给布鲁斯一杯蔬菜汁,“连戈登警长都闲的不高兴和蝙蝠灯月下幽会了。”

“唔。”布鲁斯点点头,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琢磨着说:“那正好,我今晚可以先抽空离开哥谭一趟去找一下扎塔娜……咳咳咳!等等——”

他差点被刚刚喝下去的液体呛了个正着,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后布鲁斯瞪大了眼睛问阿福:“你刚才叫我什么?!”

阿福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明所以:“……布鲁斯老爷?”

布鲁斯噔的一下窜起来,握住阿福的双肩将他转向自己,一脸严肃地说:“咳……阿福,我需要你向我描述下我现在的……样子。”

他又强调了一遍:“整体外表形象。”

阿尔弗雷德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布鲁斯这是突然在搞什么鬼。

但他还是随了自家老爷的心意,反正他时不时抽风也不是一两次了:“要我说,您还是那么英俊潇洒迷人,布鲁斯老爷。漆黑的短发魅蓝的双眼,稀疏的胡渣满身的伤疤——”

“停停停——”布鲁斯扶额,“后面那些鬼形容就不需要了谢谢!”

“……”阿尔弗雷德站在旁边一副你真是无理取闹,但是算了我很大度我不和你计较的表情。

布鲁斯正了正神色,从床边一处小巧隐秘的角落里掏出了一个小型可视对讲机,直接联系了戴安娜。

当戴安娜的影像出现在屏幕上的那一刻,布鲁斯冲口而出,直截了当的就问:“戴安娜,麻烦形容一下我现在的样子。”

这次轮到一旁的阿尔弗雷德瞪大了眼。

他家老爷现在已经自恋到这种程度了吗?……我是不是该去要安排个心理医生什么的了?

然而还没等阿尔弗雷德想更多,联络器里的戴安娜就说话了。

对面的神奇女侠正死死皱着眉,隔着一个屏幕的距离都能感受到她不满的情绪:“布鲁斯,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但是身为一个女人,你实在不应该就这么随随便便,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别人面前。”

看到布鲁斯张口欲言,戴安娜抢先打断了他:“我知道你现在以为自己是一个男人,但是就算这样你也不应该这么……赤裸着上身的就和我通话呀?好歹穿件睡衣遮一下你那对快跳出来的胸部……胸膛吧。”

旁边的阿尔弗雷德看看布鲁斯,又看看戴安娜,惊讶的张开的嘴里都快能塞得下一个鸡蛋了。

屏幕里的戴安娜还在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不要想说你现在是在自己家里所以才随心了点这样的话,你是在家,可是你现在是在和我……”

“够了。”布鲁斯黑线的打断了戴安娜的滔滔不绝,快速的说:“我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就这样,挂了。”

布鲁斯飞速的按下了挂断键,一脸惨不忍睹的完全不想再多听一个字。

他走到餐桌旁,一把拿起那杯蔬菜汁直接咕嘟咕嘟的一口全部灌了下去,喝完后抹了抹嘴转身对阿尔弗雷德拉出一个僵硬的笑,开口解释:“我……”

“我不关心你这是魔法造成的还是什么别的奇怪的情况。”阿尔弗雷德淡定的说,显然对目前的状况已经有了自己的推测。

要不怎么说阿尔弗雷德就是阿尔弗雷德呢,布鲁斯心中升起了一股迷之自豪,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他就基本猜到了,不愧是我的阿福。

被布鲁斯在心中不住夸赞的阿尔弗雷德此刻神色莫测的问:“我只想知道,现在这种现象……韦恩家的后代是不是可以有希望了?”

——布鲁斯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了。



另一边,被布鲁斯粗鲁的挂了电话的神奇女侠生气的将对讲器扔在了瞭望塔的台子上。

超人拿着两杯饮料走了进来,随口问道:“怎么了?戴安娜,看你气冲冲的样子。”

“还不是布鲁斯。”戴安娜抱怨,心直口快的说:“莫名其妙打了个电话过来,女孩子家家的,和我视频竟然都不知道先穿件衣服!就算想秀她那对大胸也没必要那么彻底吧?我又不是没有!……虽然她的胸的确比较大,样子也不错……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才说了她两句,她竟然就直接挂我电话了。”

“噗——!”超人把刚喝进去的饮料喷了三米远。

神奇女侠吓了一跳,犹豫了下后她担心的问:“你没事吧,克拉克?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需要再去医疗室躺一会儿吗?”

“……我没事。”超人摆摆手,痛苦的捂了捂自己的心口,认真的嘱咐:“记住刚才的话以后千万别让布鲁斯知道……也千万别再这么和‘她’说了。”

“为什么?”神奇女侠不爽的反驳,“我这是为她好——”

“求你了。”超人打断,眼含热泪,表情凄惨的请求:“……不然我真的真的真的会死的很惨的。”

神奇女侠被超人的表情给彻底噎到了。

过了尴尬僵硬的几秒后,戴安娜败下阵来挥了挥手,挫败的说:“行了行了,你们之间的事儿我以后不管就是了。”

超人简直感动的以泪洗面,心里却想:戴安娜再多来这么几次,等魔法解除后,我分分钟就要把氪石跪穿了呀!

“不过想了想我也能理解。”神奇女侠唏嘘的说:“她现在以为自己是个男人,行事粗狂了点也是正常的。”

超人在旁边虚伪的不停点头附和。

“但是我们其实也不用太担心。”戴安娜话锋一转,神秘的说:“其实用不了多久,她自己就会意识到问题了——到时候这个魔法自然就会不攻而破。”

“……什么问题?”超人好奇的问。

“大姨妈啊!”神奇女侠信誓旦旦的说:“男人总不会来这个吧?等她这个月的大姨妈一来,这不就都解决了吗!”

超人:“…………”

怎么说呢,超人此刻的表情简直……简直没有任何一个词可以拿来形容。

他在内心仰天长叹:神呐,救救我吧!


tbc.

突袭阿卡姆

notice:就是同名动画《突袭阿卡姆》的那个阿卡姆!请自行代入阿卡姆蝙蝠侠的形象和凯文叔那完美的嗓音!重温了一下这部动画电影,再次毫不犹豫的被我蝙帅到!动画电影里最爱的就是这部了!阿卡姆蝙赛高!(顺说排名第二的动画电影是N52系列的《正义联盟:战争》)

 

走剧情流,感情慢热,首次尝试采用《蝙蝠侠:故事版》的游戏选择方式来写文……顺说,我所有的文,CP全都是超蝙。

 

Let's go!

 

 

序:

 

阿曼达·沃勒的自杀小队给蝙蝠侠的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近三百名左右的阿卡姆警员重伤甚至是牺牲,警局人员捉襟见肘,财产损失数以万计。

 

不过好在最终小丑手上的那颗脏弹还是被他及时解除了,这是唯一一个值得暂时庆祝的好消息——如果不去思考小丑的尸体最后还是没被找到的话。

 

但是即使是蝙蝠侠,面对被罪犯们破坏的彻彻底底的阿卡姆疯人院,和一群仍然逃窜在外的各色凶残的杀人犯,承受能力强大如他也还是感到了一丝力不从心。

 

无奈之下,蝙蝠侠终是决定呼叫外援来尽快解决这次的麻烦。

 

 

外援们选择:

 

- -打招呼(a)

 

- -调侃(b)

 

- -吐槽(c)

 

 

A:

 

超人带着正义联盟的成员降临哥谭,人还未到声先已至:“嗨,布鲁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你叫错了名字。”蝙蝠侠抬头看着天上的超人,以及他身后用各种方法飘荡着的五颜六色的联盟成员们。“联盟的飞行器都被你们吃了吗?”

 

“拜托,bats。”绿灯无所谓的摊手,“这又不重点,把我们紧急叫过来的不是你吗?”

 

“这就是重点。”蝙蝠侠在这几个字上加了重音,“我实在不需要你们以这样的方式来提醒罪犯们他们应该躲得更加仔细点。”

 

在绿灯还能再说些什么前,超人讪笑着抢先开口:“Okay,okay……你说了算,蝙蝠,我的失误——话说这次是要帮忙逮捕罪犯?”

 

 

B:

 

“你也会有主动找我们帮忙的一天。”超人率领正义联盟赶来帮忙的伙伴们来到蝙蝠侠的身边,对着他的最佳搭档调侃道:“中了‘夺魂咒’没有?”

 

“Maybe。”蝙蝠侠操作着手上的计算机终端,头也不抬的回答:“你可以找根魔杖来试试解除一下。”

 

超人笑出声,低头凑近蝙蝠侠手上的屏幕开启X视线观察其上的内容:“……看上去这次的情况挺严重的。”

 

“Un-huh。”蝙蝠侠轻哼,继而关掉了已经看完的页面:“别总没事偷看我的机密文件,外星人。”

 

超人直起身子,无所谓的耸肩:“随时欢迎你去我的堡垒看回来。”

 

 

C:

 

“看到呼叫帮助的人是你的时候,我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绿箭抢先从飞行器里跳下来,一手搭上蝙蝠侠的肩压低声音兴奋的说:“终于想通决定来一次亿万富翁的变装义警间的联手游戏了吗?”

 

蝙蝠侠错开一步,甩开了肩上的手,面无表情的说:“你已经让我开始后悔这次的选择了。”

 

慢一拍到达的超人这时走上前,不着痕迹的挤到了两人的中间:“现在是工作时间,绿箭,玩笑还是等一会儿再开吧。”

 

“Yeah,no problem。”绿箭一秒变脸,一脸认真的说:“You're the boss,boss。”

 

 

 

简单的寒暄过后,蝙蝠侠开始向众人叙说这次的事件并布置起这次各自的任务目标。

 

“……因此,在现在哥谭警员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我需要你们从个三方面进行任务,第一批,负责分开搜索哥谭及其周边地区在逃罪犯的踪影,我等会儿会将已掌握的一些罪犯情况和可能出现他们身影的地区上传至每个人的信息接收器……如有发现则直接将其制伏;第二批,即刻前往阿卡姆疯人院,帮助那边的工作人员加速阿卡姆的重建和维修工作;第三批,负责哥谭城区里被这次事件影响到的地区的善后问题。”

 

一口气说完后,蝙蝠侠看了众人一眼,沉声发问:“以上,谁有问题?”

 

大家摇头。

 

“很好。”蝙蝠侠颔首,挥手直接让他们分别行动起来。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超人走进蝙蝠侠身边,语含担忧的问:“你还好吗?”

 

蝙蝠侠瞥了他一眼,反问:“怎么?”

 

“我希望你不是因为身受重伤才来寻找我们帮忙的。”超人直接的说,“介意找个地方脱下你那含铅的装备让我检查一下吗?”

 

 

蝙蝠侠会:

 

- -嘲讽(a)

 

- -拒绝(b)

 

- -[……](c)

 

 

A:

 

“我怕我紧身服里的氪石含量会吓到你。”蝙蝠侠扯起嘴角,恶意满满的说:“氪星人。”

 

超人摇摇头,撇嘴故作委屈的抱怨:“都认识那么久了,原来你还没把它们去掉呐?”

 

蝙蝠侠:“我喜欢凡事都有所准备。”

 

 

B:

 

“不。”蝙蝠侠言简意赅的拒绝。

 

超人不死心的继续说:“可是你这样我很不放……”

 

“我说了,不。”蝙蝠侠直接打断了超人,不为所动的说:“你该去干活了,卡尔。”

 

 

C:

 

蝙蝠侠不说话,意会深长的盯着超人,直把超人看得非常心虚。

 

超人咽了咽口水,努力开口强调:“我是为了你好……”

 

“Hmm。”蝙蝠侠眯了眯眼,想了想后还是换了个话题放过了他,“我们该工作了。”

 

 

 

蝙蝠侠按下腰带上的呼叫按钮,在蝙蝠车急驶而来带动起的气流中一跃而起直接跳进了车里,继而毫不停顿的一打方向盘,蝙蝠车一个180度的回旋后,立刻就风驰电掣的开走了。

 

超人望着疾驰而去已经连蝙蝠车的影子都看不见的街道,叹了口气后也转身朝规划给自己的那块任务区域飞了过去。

 

 

 

 

章一:

 

蝙蝠侠来到谜语人最后消失的地点,这里是一片人口混乱的三不管地带,通常由小偷,乞丐,和街头混混掌管。

 

住在这里的居民都是些哥谭最贫穷的外来人口,他们或是在其他地方犯了事,或是家境困苦到在原来的城市已经呆不下去,总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了这块区域非常的鱼龙混杂,而本地人口却又少得可怜的一种奇怪现象。

 

蝙蝠侠将车子停在一条无人的街道,继而开启了头盔上的红外热像仪四处查看。

 

谜语人是一个非常自负的家伙,总喜欢四处彰显自己的聪明才智当做娱乐,有时候这是一种令蝙蝠也深感厌烦的性格,但有时候,却也给他的工作带来了一定的便利。

 

果不其然,在搜查范围还没过十条街的时候,蝙蝠侠就在一处隐蔽的角落找到了尼格玛留下的谜语。

 

[Riddle me this,在什么地方说话要付钱?]

 

蝙蝠侠想了想,射出抓钩枪飞上了这栋建筑的屋顶,然后围着屋檐四周缓慢走了一圈。

 

当在看到楼下某条小巷里的一个设施后,蝙蝠侠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展开斗篷快速落了下去,在快接近地面时他双手一收,单腿借力一弯曲,整个人就立刻稳稳的停在了那个设施的前面。

 

蝙蝠侠直起身,打开了自己面前红色电话亭的拉门走了进去。

 

亭子里的电话旁一行绿色大字闪耀其上。

 

[Riddle me this,什么事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

 

蝙蝠侠眯眼,蹲下身仔细观察起电话亭里的地板纹路,然后在电话亭的正中央发现了一个可供一指伸入的小洞。

 

蝙蝠侠思考了一下,然后果断伸出一根食指探进去,不意外的在洞里面摸到了一个小小的暗钮。

 

他毫不犹豫的按了一下,然后只听一声轻微的‘咔哒’声,电话亭下的地板缓缓移开,露出了一个可供一人进去的洞口。

 

 

Tbc.


【试写版,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想要的感觉╮(╯▽╰)╭】

一句话故事㈥

蝙蝠曾跟无数女人好过很多次,但却只和一个男人好了一辈子。

车前盖

今天看到“雄”海马尾部腹侧具育儿囊,卵产于其内进行孵化,一年可繁殖2-3代。。。于是我有了个大胆的想法→_→


地球人成年后有一定几率觉醒自己的物种血脉,如血脉觉醒后,则会进化出自己的血脉相对应的动物天赋和本能。

于是有一天,蝙蝠侠发现自己突然觉醒的血脉天赋种族是海马……

发情期中的布鲁斯:“滚开!离我远点你这个可恶的外星人!”

克拉克:“别这样,布鲁斯,你知道的,阿福和玛莎都在等着我们生小宝宝呢。”

布鲁斯:“……要生你自己生!别指望我会同意这种荒唐的想法!”

一脸无辜的克拉克:“可是只有你生的出来啊亲爱的。”

布鲁斯:“………………滚!”

丈夫出轨被我当场撞破,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8.


乔·艾尔回复:“是的,他们必须融合,因为——”


“……B?”克拉克撑着仪器边缘坐起,疑惑的揉了揉脑袋询问:“嘶——天,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会在治疗舱里?”


蝙蝠侠瞳孔骤缩,他转头死死的盯着克拉克看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回答:“……可能你刚才倒下的时候撞到头了。”


“……撞到头?”克拉克纳闷的重复,边抬脚准备跨出治疗舱边疑惑的回答:“我这得被什么样的石头撞到头才能让我觉……得……疼……”


他突然停下了话语和动作,茫然地低着头盯着自己抬出去的腿,须臾后复又将视线缓缓地上移,一直从下扫到了自己的胸口,视线就这样在自己胸前胶着了好几秒,接着克拉克像是突然明白了点什么似的,他抬头无声地看向蝙蝠侠,视线中想要征求确认的含义不言而喻。


蝙蝠侠闭了闭眼,再张开后冷静地朝‘克拉克’点了点头:“超人。”


灵魂突然被塞到克拉克身体里的超人张了张口,很多问题在他脑海里不停打转,他却一下子不知道该先问哪一个。就在他努力想要将大脑里面的问题逐一理顺的时候——顺便一说,这时候他才突然发现以前的超级大脑真的是很实用的一个功能啊,他才注意到蝙蝠侠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他从没见过的AI身影。


“……你是谁?!”超人脱口而出,他警惕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却出现在他堡垒里的投影,同时迅速上前一步将没防备的蝙蝠侠一把拉了过来藏到了自己的身后,“基列克斯!”


被呼唤的堡垒AI滴溜溜的从门外飘了进来,却并没有对那个陌生投影触发防卫程序,反倒是围着那个投影还状似亲昵的转了转,然后就停在那个AI的旁边不动了。


超人皱了皱眉,提高声音再次重申了一遍:“基列克斯,过来!”


“抱歉,肯特先生,您没有直接命令我的权限。”基列克斯客气的回复。


超人:……


乔·艾尔见着这个情况笑了笑,他的投影朝超人走近了两步后温和的开口,想要解释一下目前的情况:“卡尔,其实我是你的——”


砰——!


一声巨响再一次打断了乔·艾尔的话,众人回过头去,只见‘超人’维持着一个下压的动作,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刚刚那个被他‘不小心’给直接压塌边缘的治疗舱,过了几秒后他才终于回过神来抬头慌张的想要看看四周,接着视线就直接撞进了几双死死盯着他看的眼睛里。


“……呃,对,对不起?”突然发现自己化身大力士的克拉克结结巴巴的说。




一个小时后,坐在会议室的三人一AI终于将目前的情况统统叙述清楚,所有人都暂时沉默着没有说话,只余基列克斯为大家做倒茶等服务时产生的些许轻响。


最终,在短暂的沉默后,克拉克先哑着声音提出了自己的询问:“……这个融合,我不想进行,不可以就这样继续分裂下去么?”


超人和蝙蝠侠都抬头看向他,眼神深沉;而克拉克也非常直接的与他们回视。


克拉克的想法很好理解,他们都懂,而超人和蝙蝠侠……


克拉克在他们两个的视线里转了转,尤其是超人,克拉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自己的目光对准了乔·艾尔。


我看不懂他们眼神中的含义,克拉克想,但是无所谓,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只是想要布鲁斯只属于我自己。



tbc.



咦……这篇本意是奔着轻松带点恶搞的心思开的坑,怎么越写越完善之后感觉这是要往BE的道路一去不复返了呢………………???

所以说,真的是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

……每个都想填,奈何没时间TAT。

A xxxx game (part one)

刚才写到一半竟不小心按到发布了,瀑布汗。

写在前头的话:不是,其实三个支线我都会一个个写的啦~

Ps. 最近都比较短更,一是孩子刚上幼儿园事情比较多,二是前两天娃又生病了这才刚好……将就着看吧,抽空了就更点出来,争取字数不够篇数来凑╮(╯▽╰)╭



A love game:

蝙蝠侠是被一阵来自下身的刺激给弄醒的,他恍惚的睁开眼,却正对上超人狂热的脸。

蝙蝠侠一个激灵,理智终于挣扎着回来了些许。他吃力的抬起手,用尽自己仅剩的全部力气打了超人一巴掌。

全无反应。

这时蝙蝠侠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原本应该不在三类性别里毫无信息素在身的超人,此时却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浓重的Alpha发情时的气味。

阴谋。

这两个字几乎是瞬间就跳入了蝙蝠侠的脑海。

他想顺着这条线索思考可能的嫌疑犯的名单,却在下一刻被从自己嘴里哼出的甜蜜呻吟打断。

蝙蝠侠简直想对着自己也来一巴掌,然而他现在所能做到的仅仅是跟着超人的动作上下起伏,偶尔控制不住发出一声喘息。

后面就像是有火在烧,本不该分泌液体的地方现在正滴滴答答不停地流着水——而天杀的是他们现在竟然还在原先的那条小巷子里!

这些种种荒诞的现象给了蝙蝠侠一种错觉,就好像他现在只是陷入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中,等梦醒了就会即刻回到现实。

然而他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妄想,因为就算在自己最可怕的梦里,也从来不会存在一个被超人上到欲仙欲死的自己。



- - - - - - - - - - - - - - - -



A dangerous game:

布鲁斯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漂亮的水晶宫殿里,而自己则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类似治疗仪的床上。

他坐起来刚打量了两眼,类似于一种传送门的装置里就闪现出了一个机器人。

“你好,蝙蝠侠,我是卡尔·艾尔的堡垒机器人,请问您是否需要我的帮助?”那个机器人这么说道。

蝙蝠侠思索了两秒,果断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的盔甲在哪里?卡尔·艾尔是超人的名字吗……这里是他的那个神秘的北极堡垒?”

机器人回答:“您的盔甲正存放于堡垒的武器装备库中,这里有提供给您临时穿的合适的便装。以及是的,这里是超人卡尔·艾尔的孤独堡垒内部。”

“孤独堡垒吗……”布鲁斯轻声喃喃,转而提出自己的下一个问题:“超人现在也在这里吗?”

机器人:“超人正于大都会处理一桩犯罪活动,需要我立刻替你联系他吗?”

“不,不用。”布鲁斯否决道,他想了想,试探着问:“我能否直接穿回我的盔甲?”

机器人:“抱歉,我没有进入武器准备库的权限。”

“……唔。”布鲁斯应了声,然后又立刻换了个问题:“我可以参观一下这座堡垒吗?”

“可以,请换好衣服随我来。”机器人没有丝毫迟疑地回复,然后飘到了传送装置旁边等候布鲁斯。

……那么好说话?自己的秘密基地都能让别人随便观光?布鲁斯默不作声地穿上衣服,狐疑且谨慎地跟了上去。



- - - - - - - - - - - - - - - -



A losing game:

蝙蝠侠是被疼醒的。

原先炽烈的欲望感已经消失,转而替代它的是由内而外迸裂出来的透顶疼痛。

他分出一丝心神望了望四周,毫不意外地看到自己被四肢大张的吊起来关在了瞭望塔里。

蝙蝠侠在心中苦笑,看来这次终归是自己棋差一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被克拉克在背后下了暗算。

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咬牙将一丝已经到口的痛呼咽回了肚里。

太疼了,真的是太疼了。

即使往日总是大伤小伤不断,但是从没有一种疼痛能够与现在这种从身体内部蔓延出来的感觉相比。

蝙蝠侠低着头盯着地板上的线条纹路,努力让自己尽可能多的转移点注意力,不要被这种不间断的痛感彻底扰乱神智。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几个小时——他已经没有丝毫精力去计算时间的流逝与换算了,摧心剖肝的疼痛才终于开始渐渐减弱了下来。

此时在他面前的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的水,都是从他身上不断流淌下来的汗水。

蝙蝠侠深深吸了口气,又慢慢地将之吐出,一直紧绷着的身体在此刻才终于有了些微的放松。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牢房外公共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Question two:

(连线题,一个支线故事会随机选下列其中一个原因展开,不会重复使用。)


蝙蝠侠的身体状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A:一种罕见的身体性别转化。性别成型后有0.01%的概率会出现逆向转变。

B:反派角色研究出的一次性药剂成品,地下组织专门用来训练Alpha向其他人张开双腿,常用于人口贩卖或牛郎店。

C:魔法,持续周期看我需要用到多久。



tbc.

A (_______) game.

他发情了。蝙蝠侠无力的靠坐在墙角,勉力咽下口中的一声喘息。

并不是说发情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对,蝙蝠侠努力按压下全身乱窜的欲望,混乱的思考,但为什么我一个Alpha现在却像一个omega一样发情了?!

他费力的抬起沉重的眼皮环视四周——最糟糕的场合,蝙蝠侠皱眉,什么叫雪上加霜,这就是了。

所有他能想到的不利因素几乎都融合在了一起,阴暗的没有任何遮蔽物的小巷一角,无法动弹分毫的身体,和几乎将要消失的意识。

完全可以想象几乎随便来个谁,只要稍加注意地往这里看上一眼……而该死的他现在连动动手指呼叫身在蝙蝠洞的阿尔弗雷德都做不到!

蝙蝠侠在脑海里踢了自己一脚,冷静,他对自己说,现在还没到盖牌结束的时候呢,至少……至少目前的好消息是这个时间段还在路上闲逛的人并不会太多,他还有机会思考下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蝙蝠侠仅剩的全部心神直接被那个突然出现的人所捕获。

红色的披风,蓝色的制服,从天而降的傲慢身影。除了他,还能有谁能将这两种土的掉渣的配色穿成这样的气场。

他吃力的张口,只来得及对面前的人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就两眼一黑失去了全部的知觉。


- - - - - - - - - - - - - - - - -


Question one :

蝙蝠侠喊的名字是:(_________)

A.克拉克——主世界支线:A love game.

B.超人——阿卡姆支线:A dangerous game.

C.卡尔——不义联盟支线:A losing game.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