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淮秀

在彻底解决儿子不吃饭挑食问题前,
大家有缘江湖再见了(T▽T)
1:布鲁斯·蝙蝠侠·韦恩永远是对的。
2:如有疑问,请参考第一条。

巫师韦恩和他的魔杖先生 ②

2.  绯闻


在巫师界,每一个有着百年以上历史的古老权贵家族,在大众们的心目中也总是拥有着各式各样不同的个人形象的。


俗话说,一千个人眼里就会产生一千个八卦版本。


而韦恩家族现任的继承人布鲁斯·韦恩,人们对于他的普遍印象一般可以大致归为以下三类。


钱。他很有钱,非常有钱,非非非非非常有钱。


样貌。韦恩很高,也很英俊,是那种很有男人味的硬朗式的英俊。


而当一个男人既很有钱又很英俊,那么他就必然会达成以下的这第三种既定印象。


花花公子。


是的,虽然韦恩还没成年,但是他丰富的艳情史已经可以写成好几本书了。据说到目前为止,和韦恩上过床的女人已经可以从韦恩庄园一路排到校园大门口。


而过了今天之后,人们对于韦恩的大众印象可能就要加上第四点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那天韦恩正在卧室中研读一本从教授那里借来的黑魔法相关书籍,而我们耐不住寂寞的魔杖先生在历经了长达五个小时的无人问津后,终于忍不住又再一次的爆发了。


他仗着寝室里面没有别人,自行飞出了魔杖袋横在了韦恩和书籍的中间。


“走开。”布鲁斯没好气的说。


“我不要。”卡尔断然拒绝,变着花样的在布鲁斯面前跳弹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这本书你已经看了很久了,眼睛要看坏啦布鲁斯,我们聊聊天呗?”


“不要。”布鲁斯原话奉还,不耐烦的拿手驱赶着魔杖,“我还有一点就看完了,这本书今天要还给教授的,你别打扰我。”


魔杖先生生气的转了个圈,然后突然用了一个漂浮术把整本书送上了书柜顶端,接着得意的对着布鲁斯摇了两下杖身。


“卡尔·艾尔!”布鲁斯对着他咆哮。


正在这时,韦恩寝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了,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门口。


“你在和谁说话呢,布鲁斯?”哈维·邓特一边往里走一边出声问道。


“有人来了,快!”布鲁斯赶紧压低声音对着魔杖说,并拿眼神示意旁边挂着的袋子。


韦恩的意思其实是让卡尔快躲到魔杖袋里,然而我们的魔杖先生不知道是从布鲁斯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他神奇的脑回路都把他理解成了:有人来了,快变身!


于是当邓特走进来的时候一抬头就直接和卡尔·艾尔大眼瞪小眼了。


向来遇事处变不惊的韦恩都有些紧张了。


布鲁斯知道以卡尔这不靠谱的个性,秘密暴露绝对是早晚的事。他曾经也早就为此做过几十种后续补救方面的相关计划方案,但是他从没想到过秘密会以这种形式被人发现。


……该怎么和同学解释莫名出现在他寝室的陌生男人?还是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


布鲁斯咽了口口水,先是拿起旁边的床单让卡尔裹上——至少别让卡尔的那啥就这么一直对着他的同学吧,这也太有伤风化了。


然后他假装镇定的对哈维解释:“唔,这是……我的表哥,临时路过顺路来看看我。卡尔表哥,这是我同学院的同学,哈维·邓特。”


哈维狐疑的扫视着这个据说是韦恩表哥的人。


“他怎么……?”他示意全身赤裸只裹着一条床单的卡尔。


“他刚才觉得热,所以洗了把澡!”布鲁斯急中生智的说,“你会替我保密的对吧?我表哥一会就走了。别告诉院长,我让阿尔弗雷德下周也给你做小甜饼。”


小甜饼!


哈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韦恩家族的管家阿尔弗雷德做的小甜饼是出了名的好吃的,可惜的是别人有钱都买不到。只有一些和布鲁斯有过一段情史的姑娘们,在韦恩的床上过夜后的第二天才有可能有机会吃到一些。


于是哈维一口答应了下来,反正这也不关他的事,他只需要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就行了。还有额外的小甜饼可以吃,他绝对是赚了!


他把来找韦恩想要和他交代的事情说完,最后瞄了一眼全程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是用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他的活像个假人雕塑的表哥,耸耸肩走了出去。


等哈维消失在了门外,布鲁斯关上门后才咬牙切齿的质问卡尔:“你没事变身干什么?!”


卡尔无辜的问:“不是你说有人来了,快变身的吗?”


“我是让你快躲起来!”


卡尔还是一脸无辜的说:“可是你没说清楚啊。”


“想也知道应该是这个意思吧!我不是说过有人的时候绝对不能现身的吗?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卡尔继续用他非常无辜的脸回答:“怎么会,我是为了你好啊布鲁斯,不然你要怎么和你的同学解释你刚才的自说自话呢?”


布鲁斯无语扶额,转身彻底不想理他了。


——我的魔杖脑子里绝对是有坑啊!


魔杖先生眨眨眼,在布鲁斯看不到的地方嘴角悄悄勾起一个微笑。



韦恩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以一袋小甜饼为代价守住一个不能被人所知的秘密绝对是一个很划算的交易。


但是哪有人可以永远料事如神的呢?根据墨菲定律,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那么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是会发生的。


就在布鲁斯遵照约定带给哈维小甜饼的那天,邓特正心满意足的一边啃着新鲜到手的美味甜点,一边哼着歌从自己院内的公共休息室走过。


他被帕米拉·艾斯利注意到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草药学研究生,帕米拉必然需要有一个嗅觉良好的鼻子。他在邓特路过她身边的时候敏锐的嗅到了一股她曾经品尝过的非常美味的小甜饼的味道。好吧,更主要的是,作为一个曾经和韦恩上过床的女性,她一眼就认出了邓特啃在嘴边的小甜饼是韦恩管家的独家配方。


帕米拉一把叫住了邓特,然后在哈维疑惑的目光中从上到下的把他扫视了一遍。


“有什么事吗,艾斯利?”哈维问。


“你为什么会有布鲁斯家的小甜饼吃?”帕米拉是个直来直去的豪爽女人,她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据我所知,一般布鲁斯只会和他有过一段的女人们分享它,难道你……”


“不是你想的那样!”哈维一阵恶寒,他听懂了艾斯利的言下之意,但是他又不能说出自己得到小甜饼的原因。他只能说,“这是我和韦恩的事儿,不能告诉你。”


帕米拉的眼睛瞬间亮了,啊,秘密,谁不喜欢听秘密呢?尤其是布鲁斯·韦恩的秘密。


于是她对着哈维威逼:“你看……你越不肯说,我越觉得你和布鲁斯是不是有点什么呢……你也不想我替你到处宣传吧?”然后她又利诱:“而且秘密你说出来我不说也一样会是秘密的!我还可以在下次的草药学考试中帮你作弊哦……?”


哈维犹豫了一下,在韦恩的秘密和自己的清白之间他选择了誓死保护自己的清白。


……更可能的原因是最后那句作弊打动了他。要知道,哈维的草药学成绩真是惨不忍睹啊!


他尽量挑拣着词汇并模糊可能会触犯校规的重点,悄声的凑到艾斯利旁边说:“上次我去韦恩那儿找他玩(他略过是在不能有外人进入的学校寝室),看见韦恩正在和他表哥在一起。”


“……这和他给你吃小甜饼有什么关系吗?”帕米拉迷茫的问。


“我这不是要说到重点了吗!”邓特辩解,然后继续想着怎么忽悠,“我进去的时候韦恩的表哥刚洗好澡没穿衣服。”


“嗯……嗯?!”


哈维继续说:“然后这很不礼貌不是吗,鉴于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光着身子什么的……尤其是对他们这种很注重礼仪的贵族来说。所以布鲁斯让我别说出去而已,才给了我这袋小甜饼。”


邓特绞尽脑汁的说完漏洞百出的故事,扔下仍旧若有所思还没反应过来问题的帕米拉·艾斯利,心虚的走了。


这时,帕米拉的好朋友哈莉·奎茵来了。她们约好了今天一起去对角巷购物的。


“嗨亲爱的,一个人在想些什么呢?”哈莉打着招呼随口问道。


艾斯利回头看到她,立刻对她招招手。在哈莉凑耳过来后悄悄的和她说:“我和你说个秘密,刚才邓特和我说他上次去找韦恩,撞见韦恩和一个赤裸的男人……”


哈莉奎茵立刻大叫的打断了她:“什么!韦恩和一个男人上床还被邓特看到了?!”


帕米拉吓得赶紧捂住她的嘴巴,示意:“嘘!”


但是来不及了,还在公共寝室里的其他人都被奎茵的那句话吸引了注意力。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我刚才是不是听到韦恩和一个男人……?”


艾斯利直觉自己闯祸了,她咽了咽口水,丢下被众人包围住的哈莉,顺着邓特刚才溜走的路线,也悄悄的闪人了。


看来今天的购物之旅是泡汤了。


只剩下被帕米拉留下的哈莉一脸兴奋的继续给大众科普她想象中的那个香艳四射的故事:“这可是个秘密,你们别说出去……”


故事在众人的口口相传中很快以一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在校园内传开,且版本和事实越来越大相径庭。


等一圈转下来,故事的版本已经变成了‘五十度灰之贵族继承人布鲁斯·韦恩和他的秘密男性小情人不得不说的那些爱恨情仇。’


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令布鲁斯疑惑不解的是,他无论走在哪里,都会被别人以一种奇怪暧昧的眼光上下打量。


而更让他起鸡皮疙瘩的是,最近来找他示爱的男性突然达到了一个历史新高点。


他一边拒绝了又一个捧着神奇植物对他告白的男人,一边疑惑的嗅了下自己的袖口。


……的确没有中了迷情剂的味道啊,这些人究竟是怎么了?一个新的恶作剧方式?


韦恩百思不解,只得抱着疑惑转身离去。


直到有一天,当布鲁斯路过校园走廊的报刊专栏,猛然瞥到了上面好像有他的热门新闻。在出于好奇心的情况下他走过去看了看,当他读完了这篇据说是有真实依据并且有目击证人的八卦新闻后,韦恩才骤然发现,原来他隐藏了十七年的双性恋性向,早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稀里糊涂且莫名其妙的被迫出柜了。


--------------------------


所以说,和一个脑子里有坑的魔杖比起来,大众们才是最操蛋的。



tbc.



小剧场:


咬牙切齿的在校园内上演狂追哈维·邓特戏码的布鲁斯:“有种你别跑哈维,看我逮到你之后怎么处置你!”


一边狂逃一边回头解释的哈维:“这不能怪我布鲁斯!不是我干的!”


一把揪住邓特衣领的布鲁斯:“不是你是谁?!就你一个人知道这事你还想抵赖吗!”


气踹嘘嘘的哈维:“我……我不知道!呼……人,人都是有两面性的布鲁斯,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当时背叛你的不是我的意识!”


一脸凶狠的布鲁斯:“哦?我倒要听你说说是谁的意识在作怪?!”


急中生智摸到口袋中一枚硬币的哈维:“是……是它!这枚硬币!当时是它替我做的决定!你看,就像这样……”


邓特说着向上抛出了那枚硬币,两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盯着那枚硬币向上,落下,然后在地上旋转,旋转……接着直接竖着被夹在了石板里。


……………………


于是满脸冷汗的邓特被韦恩直接一拳放倒,躺在地上嗷嗷叫的同时看着布鲁斯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冷冷的丢下一句“我看上帝是给了你一枚两面都写着傻逼的硬币吧。”然后抛下他扬长而去。


朝着韦恩离去的背影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的邓特:“呜呜呜……布鲁斯……我们的友谊完结了吗……最重要的是我还能吃到你管家做的小甜饼吗……”


冷风吹过,一地萧瑟。

评论(5)

热度(74)

  1. 异想天开花淮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