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淮秀

在彻底解决儿子不吃饭挑食问题前,
大家有缘江湖再见了(T▽T)
1:布鲁斯·蝙蝠侠·韦恩永远是对的。
2:如有疑问,请参考第一条。

《彼岸花》 序+No.1

summary:当阿卡姆蝙蝠侠的身份被稻草人揭穿,为了家人和朋友的安全他自爆了韦恩庄园,却使自己无意中穿越时空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在这里遇到了另一个布鲁斯·韦恩。


CP:阿卡姆蝙蝠侠x布鲁斯·韦恩



⋯⋯这就是一切的开端。

蝙蝠侠就是这么死去的。


稻草人:“这一幕只用了我5盎司的药剂,明天,这将变成家常便饭。Gotham,警告,只有这一次。”

我不觉得稻草人能取得完全的胜利,但他证明我们都错了。

——今夜,将会很漫长。


阿卡姆骑士:“我们能料到你所有的行动,我们能知道你的想法。当然了,你在想‘这家伙是谁?’我真的⋯⋯真的很想杀了你。但在这之前,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稻草人:“没什么比失去家人更痛苦,尤其在只能怪你自己的时候。”

——神谕,离开那儿,马上!


警告:即将爆炸。

我要缩小爆炸范围,这些罐子非常不稳定,我要缓慢的移动⋯⋯要很小心。

阿尔佛莱德:“快离开那里少爷,你正在吸入稻草人的毒气,你会死的!”

蝙蝠侠:“没有别的办法了,阿尔弗雷德,我会没事的。”

小丑:“Miss me?”

——嘭!


蝙蝠侠:“Jim,来我这里,我有点东西要给你看。”

戈登:“天啊,这儿到底是干嘛的⋯⋯?”

蝙蝠侠:“小丑在自杀之前把自己被感染的血样送到了所有的医院,我们阻止了大多数,但还是漏掉了一些,未被记录的输血。有五个人受到了感染,他们正在变成⋯⋯”

戈登:“Joker⋯⋯我的天。等会儿……你说五个,但这儿只有四个。还有一个呢?”

——他很快就会在这儿的。


小丑:“我就在你的内心深处,是的我就在这儿,但你杀不了我。稻草人的毒气,他勾引出了你体内的我。回忆旧时光什么的最棒了对不对,小蝙蝠?”

小丑:“我想了一下,稻草人怎么知道谁是你的IT部门的呢?我是说,我拿枪打她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给你干活。你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小丑:“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告诉罗宾的,他的小女朋友的事,就像对戈登一样。他们因为你的事业而四分五裂,他们都是在帮你。你看,大家都信任你,而你却总隐瞒他们……你将害死他们。”

小丑:“快了,小蝙蝠,我感觉你已经没救了。再来点儿美味的毒气,一切就结束了。要怪就怪稻草人制造出的药水吧,我们俩期待的时刻就要到了⋯⋯你将变成我。”

——该发生的事终将发生。


稻草人:“面具之下的你肯定是个活生生的人。一个知道悲哀,感到痛苦,害怕即将到来的最后清算的人。看着城市频临毁灭,好友频临死亡的感觉如何?你会为所有追随你的人带来死亡。”

阿卡姆骑士:“噢,别,别。你哪儿都别想去,老头。我知道你的盔甲非常坚固⋯⋯但要是我知道应该打哪儿呢?”

小丑:“还记得杰森·托德?简直烦得要死,总是在抱怨。我就在这儿,在你面前的这块地上杀了他⋯⋯我知道这很痛苦,但有时候残酷也是仁慈。”

罗宾:“没事吧?你看上去吓坏了。”

蝙蝠侠:“我没事,杰⋯⋯提姆。”

罗宾:“这口误好久没犯了啊。”

阿卡姆骑士:“你真的猜不到我是谁吗?布鲁斯……还是你只是不愿去想?这是你的告别演出,你能做的最后一件好事。”

——你到底是谁?


蝙蝠侠:“是你杀了他们几个,亨利⋯⋯剩下的那几个感染者。”

亨利:“进化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无论经历多少阻碍,最强的总会幸存……永别了,蝙蝠侠,这很有教育意义。⋯⋯这还真是出乎意料啊,我改主意了,你会非常出众的。”

罗宾:“你的眼睛⋯⋯你就是最后的小丑,那个牢房是给你自己准备的。那样太危险了,我无法阻止你!你必须进入牢房,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你疯了!你不能把我关在这!”

小丑:“嘿,等等!既然亨利并不免疫疯狂小丑病,那意味着到头来根本就没有什么解药嘛。你白忙活的时间本可以用来救芭芭拉耶!……来吧!让Gotham看看真正的动感二人组是什么样的!”

——不。


阿卡姆骑士:“无路可逃了吧,我困住你了,没人做到过。这么多年,你那么多敌人们,但没人比我更了解你。你以为克莱恩是凭自己找到神谕的?芭芭拉的事是我告诉他的,我!我说过对你了如指掌,对吧?⋯⋯你真的毫无头绪是吗,布鲁斯?”

蝙蝠侠:“杰森⋯⋯但你不是死了吗?小丑给我寄了录像带⋯⋯我看见他杀了你。”

阿卡姆骑士:“你还跟我撒谎!找人替换我花了你多久?我信任你⋯⋯你却放任我去死!你任由我在阿卡姆里腐烂⋯⋯整整一年⋯⋯和他!”

蝙蝠侠:“事实不是这样的,杰森⋯⋯我能帮你。还来得及,让我们一起修复这一切吧。”

阿卡姆骑士:“⋯⋯不。”

⋯⋯

蝙蝠侠:“阿尔弗雷德,我⋯⋯我找到杰森了。”

阿尔弗雷德:“上帝啊!他还好吗?”

蝙蝠侠:“不⋯⋯并不好。”

——我很抱歉,杰森。


戈登:“干这一行会目睹很多痛苦,但我永远忘不了让一个父母刚被枪杀的八岁男孩做目击证词。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永远没机会跟你说⋯⋯对不起。”

蝙蝠侠:“你不必道歉。”

戈登:“我们是一样的,布鲁斯,我们能为家人做到一切。”

蝙蝠侠:“⋯⋯Jim?”

神谕:“不!爸爸!你在干什么啊!把枪放下!”

稻草人:“一个凡人,一个没有希望,被朋友背叛,被恐惧摧残的凡人。是时候让Gotham人民看看他们的救世主究竟是谁了⋯⋯蝙蝠侠,猜猜我手里现在都有谁?”

——Jim⋯⋯提姆。


稻草人:“我胜利,蝙蝠侠的生命结束,这是多么合适。你的恐惧占了上风,我看出来了。你害怕不是因为我对你的宝贝城市所作所为,而是怕我对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们做坏事。他们是你的弱点,就隐藏在你的表面下。木已成舟了,蝙蝠侠。摘下你所有的武器,束手就擒,来我这里⋯⋯你的真实身份,很快,我会看见,全世界也会看见。”

小丑:“放手吧,放下你的负担,加入你父母的行列,剩下的就交给小丑叔叔。不用担心,小丑叔叔会找回大家的笑容的!我为今晚准备了很久了,蝙蝠侠。这一切都将改变⋯⋯轮到我决定一切了!结束了,布鲁斯。那份心智是我的了……而稻草人会解放我!”

——如果这是终点。


罗宾:“蝙蝠侠,是你⋯⋯吗?”

蝙蝠侠:“对不起,罗宾。”

稻草人:“你准备好了吗?”

蝙蝠侠:“事情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结束的,克莱恩。”

戈登:“想都别想,我受够你的命令了,稻草人!”

蝙蝠侠:“It's ok,你要相信我,Jim。”

⋯⋯

稻草人:“⋯⋯韦恩?布鲁斯·韦恩?现在世界能看清你真实的样子了,准备迎接安可吧!”

小丑:“噢,亲爱的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少爷已经不在了,但别担心⋯⋯你的新主人就要回家了。”

——这就是终点。


小丑:“我猜我对恐惧病毒免疫!嘿蝙蝠!你还在不?蝙蝠侠,是你吗?呃,蝙蝠侠?⋯⋯你以为这很可怕吗!等我出去了我会用血在每个街角写下我的名字,我会把它刻在每一具尸体上!我,我会⋯⋯没人会忘记我!”

蝙蝠侠:“你害怕化为尘土,你害怕被人遗忘⋯⋯”

小丑:“⋯⋯你知道吗?你刚才差点吓到我了!我可是小丑,我怎么会被吓到?”

蝙蝠侠:“你终将被人遗忘,小丑。因为我就是复仇!我就是黑夜!我就是蝙蝠侠!”

小丑:“不,蝙蝠侠!等一等!……不!布鲁斯!别离开我!求你了⋯⋯”

——再见了,小丑。


稻草人:“明白了吗,Gotham,你们没有救世主。再没有什么希望,也再没有什么蝙蝠侠了……我赢了。”

蝙蝠侠:“我不害怕,克莱恩。”

稻草人:“⋯⋯不可能!”

蝙蝠侠:“怎么了,害怕啦?⋯⋯尝尝自己药剂的滋味吧。”

稻草人:“不——!”

⋯⋯

戈登:“罗宾他很坚强,会没事的。”

蝙蝠侠:“照顾好他,Jim,照顾好所有人。你是个好朋友,我最好的朋友。开始时你就在场,而现在⋯⋯”

——你可以看见结局。


Cash:“今晚你带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布鲁斯·韦恩是吗?既然对你来说都一样的话,我还是称呼你蝙蝠侠吧⋯⋯你听上去很害怕啊,克莱恩,趁早习惯吧。”

蝙蝠侠:“Jim,问题解决了,Gotham安全了。”

戈登:“谢谢你,布鲁斯,为你所做的一切。”

各单位注意,主要威胁已被清除,是时候出动并夺回我们的城市了。

——再见,Jim。


薇琪:“这里是GCN的薇琪·薇儿,从韦恩庄园发来的报道。随着亿万富翁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戏剧性的揭露⋯⋯他来了!摄像还在拍吗?”

阿尔弗雷德:“你确定你想这么做吗?布鲁斯少爷。”

蝙蝠侠:“我必须这么做,这是保护他们唯一的办法。”

薇琪:“我们刚看到布鲁斯·韦恩,现在已知就是著名的蝙蝠侠,走进他的家,拒绝接受采⋯⋯”

——嘭!


一切就是这么发生的。

⋯⋯蝙蝠侠就是这么死去的。


---------------------------------------------------

第一章


蝙蝠侠睁开眼的瞬间便迅速撑起身子一咕噜地坐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发现了躺在他不远处的老人。

“阿尔佛莱德!”蝙蝠侠紧张的叫道,冲过去扶起了他。

“唔……布鲁斯少爷,发生了什么?”Alfred抚着额头坐起来,庄园爆炸的余威感觉还在他的耳边不停徘徊。

蝙蝠侠简单的检查了下老人,发现没什么大碍,总算轻呼口气放下了心。他再次打量周围,迟疑的开口:“我……不确定,阿尔佛莱德。这里看上去就像是……蝙蝠洞。没被改造过的那个蝙蝠洞。”

“我想我不得不赞同你的观点,少爷。”缓过来的管家在蝙蝠侠的搀扶下站起了身,他弹了弹西装上的灰,提议:“不管怎么说,先离开这里怎么样?”

“Agreed。”


蝙蝠侠用万能腰带里的抓钩枪固定住天井的边缘,然后迅速收绳让自己升了上去,在到达顶端的同时他一个翻身跳跃了出去。

“上帝啊……”蝙蝠侠喃喃,他的眼前赫然是一座宏伟华丽的韦恩庄园,完好无损的屹立在他的面前。

被蝙蝠侠拉上来的Alfred同样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建筑,语无伦次的开口:“我的天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布鲁斯少爷?⋯⋯难道我们其实还陷在稻草人的恐惧毒气中没有脱身?”

蝙蝠侠没有立刻回答老管家的疑问,他凝视着因为听到动静而从庄园中走出的一对中年夫妇的身影,几乎无法挪开自己的视线。

“我想⋯⋯如果这不是小丑血液造成的幻觉的话,”他艰难的迫使自己开口,眼睛还牢牢的盯着走近的身影:“也许我们已经穿越了时空。”


奢华典雅的茶几上摆放着三杯刚冲泡好的茉莉花茶,茶几的两边分别坐着庄园的主人韦恩夫妇和身穿黑色甲胄的神秘男子。

男主人托马斯·韦恩率先打破了沉默:“所以,你是另一个次元里的布鲁斯·韦恩,我的儿子?”

蝙蝠侠因为这个称呼瑟缩了一下,虽然清楚的知道面前的两人并不是自己真正的父母,但能够在8岁那年失去他们之后,还有机会亲眼再看到他们,即使只是平行世界的自己的父母,也依然让他难以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

“如果我曾经关于多元宇宙的研究理论正确的话,我想是的。”他说,努力让自己的声线保持平静:“只是我还没法确认究竟是什么契机导致了我和阿尔弗雷德的时空穿梭。”

“噢⋯⋯阿尔弗雷德。”玛莎·韦恩出声发出感叹。

“是的,夫人?”一直站在自家少爷身后的管家礼貌的回应。

“等贾维斯回来看到你,他肯定会很高兴的。”玛莎饶有趣味的打量着这个和贾维斯长得非常相像的管家。“他总是经常和我们唠叨自己的儿子没有继承他的职位是多么让人遗憾的一件事。”

Alfred略有些激动的向前微微倾身,询问:“这儿的父亲他⋯⋯还好吗?”

“非常好,身体也还很硬朗着呢,一点儿都看不出像是个70多岁的老人。”托马斯接口回答:“前阵子我还和玛莎陪他去他的老家看望过他的儿子,也就是这个世界的你。他比你年轻些,是一名医生。”

“喔,这真是……太好了。如果当初我的父亲没有突发疾病去世的话,我也曾想过当一名医生的。”Alfred说:“当然我也很荣幸能够继承他的职责来照顾韦恩家族,尤其是如果布鲁斯少爷没有我的话,绝对会是他的损失。”

他善意的挖苦道:“毕竟少爷到现在连自己的袜子是放在哪格抽屉都不知道的呢。”

“……阿尔佛莱德!”

托马斯笑了,他看向被挤兑的显得有些窘迫的蝙蝠侠,开口提议:“既然你们今天经历了那么多艰苦的战斗,想必已经非常劳累了。不如今晚就先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再接着好好聊聊。”

“可是……”蝙蝠侠欲言又止,他想说我们的存在会不会给你们造成困扰,他想说我体内还有不稳定的因素可能会伤害到你们,他想说为什么你们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我说的话……他想说的很多,但他最终只是说:“那今晚打扰你们了。”

“傻孩子。”玛莎却好像看出了他在犹豫担心的是什么,她绕过茶几走上前,给了蝙蝠侠一个属于母亲的拥抱:“你就是我们的儿子,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们就知道了,没有哪个父母会认错自己的孩子,不管你是不是从别的什么地球上来的。”

“你只是曾经比我们的孩子失去过更多,也经历了更多的痛苦……但是没事了,已经没事了,现在……欢迎回家,布鲁斯。”

蝙蝠侠从玛莎的肩膀处看向茶几后站起来向他微笑的托马斯,那眼神中的温暖几乎要烫伤他的心,那是所谓的怀念的感觉,父亲的感觉。

他终于控制不住哽咽的声音,久违的泪水再度有机会划过他的脸庞,他颤抖的抬起手紧紧拥抱住了玛莎。

他说:“I'm home。”


tbc.


年龄大概设定:

阿卡姆蝙蝠侠:30+

布鲁斯·韦恩:20+

阿尔佛莱德·潘尼沃斯:50+

贾维斯·潘尼沃斯:70+

韦恩夫妇:55+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