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边缘

summary:钟王,一个可以掌控时间的男人。


***指路《蝙蝠侠传奇》,第四季,第八集。


超人和蝙蝠侠在经历了三年长跑后,终于在一个晴朗的秋日里恋爱了。


身为成年人,更身为超级英雄的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腻在小清新的谈情说爱里——所以他们更倾向于利用为数不多的空余时间,随便找上一个什么地方来打上一炮。


两个人的第一次发生在一个午后,布鲁西宝贝翘掉了无聊的董事会,而被派遣来采访他的记者肯特则提前等在了他的办公室里。


布鲁斯甫一进门,便被等候已久的克拉克拉着领带带到了办公室里的那张长沙发上。布鲁斯笑眯眯的等候着自己男友的下一步,游刃有余的姿态瞬间点燃了肯特AKA超人的全部热情。


事实证明,超人之所以被称为超人,他的一切的确可以称之为‘超级的’。韦恩眨了眨眼打量了片刻克拉克脱下的宽松裤子后露出的那根‘擎天巨物’,愉快的吹了声口哨。


“不错呀,小镇男孩。”韦恩说,眼中的情欲溢于言表,“我开始期待接下来的‘游戏时间’了。”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超人的物件的确是符合他身份的‘超级’,但是他的技术——却是朴实的小镇男孩的等级。


什么是小镇男孩的等级?


简单地说,就是没有等级。


三个小时后,捂着腰趴在沙发上的韦恩,面对着克拉克一脸闪烁着求表扬的期待表情——即使是将吐槽视为天赋技能的蝙蝠侠——他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将‘器大活不好’这句诚实的评价在这个时候老实的说出来。


不过幸好,当布鲁斯准备昧着自己的良心,以及自己饱受摧残的身体向他的爱人称赞‘你棒极了’的时候,他随手丢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起了蝙蝠警报。


——这真是一个及时的不能更及时的突发案件了。


布鲁斯从长沙发上一跃而起,利落的套上自己的衣服,在克拉克依旧等待着他评价的期待眼光里,头也不回的一溜风的迅速窜走了。


“抱歉——亲爱的——突发事件,你懂得。”



即使是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负的钟王,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出狱后的第一次作案,就直接面对了哥谭最恐怖的存在——蝙蝠侠——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刺激的挑战。


但是,他可是一个可以操控时间的男人,所以蝙蝠侠再厉害又能怎样呢?


被凶狠的一脚踹倒在地的男人擦了擦嘴角,朝着浑身散发着不爽气息的蝙蝠——不,蝙蝠侠才没有将之前和肯特上床时的憋屈迁怒在这个可怜男人的身上呢……他可是蝙蝠侠,他怎么会迁怒呢?——拉扯出一个自信的嚣张微笑。


“这一下不错,真不错……我记住了。”这个邋里邋遢的男人躺在地上说道,同时朝着蝙蝠摇了摇自己的手指:“下一回你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钟王的游戏开始了——时间回流,try again。



布鲁斯甫一进门,便被等候已久的克拉克拉着领带带到了办公室里的那张长沙发上。布鲁斯笑眯眯的等候着自己男友的下一步,游刃有余的姿态瞬间点燃了肯特AKA超人的全部热情。


“哇哦,”韦恩对着克拉克脱下裤子后露出的‘擎天巨物’吹了声口哨,他笑了笑,眼中的情欲溢于言表:“我开始期待接下来的‘游戏时间’了。”


三个小时后……


捂着腰闪人的布鲁斯龇牙咧嘴的想,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又被坑了一回的憋屈感?


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爽心情来到案发地的蝙蝠侠二话不说的对着作案对象就是一顿揍——但是奇迹的,他的每一拳,竟然都落空了。


蝙蝠侠收回了踹空的腿,他眯了眯眼,无声的打量着这个明明应该是非常不堪一击的男人。


“啊哈——我知道你在想点什么,蝙蝠侠。”这个男人特别嚣张,嚣张中还带着不为人所知的自信:“你试着阻止我,但你失败了——于是你对我产生了——嗷!”


蝙蝠侠摁着这个男人被他反折过去的胳膊,毫不留情的对着他就是一脚。


“好了好了,这可真痛——OK,我们再来一次。”



布鲁斯甫一进门,便被等候已久的克拉克拉着领带带到了办公室里的那张长沙发上。他笑眯眯的等候着自己男友的下一步,却在看到那根‘擎天巨物’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唔,亲爱的。”韦恩眨了眨眼,躺在沙发上语带调皮的问,“无意冒犯,就是问一问……你之前有过和男人做的经验吗?”


本来已经准备直接提diao就上的克拉克愣了愣,他骚了骚脑袋,不好意思的回答:“不要说男人了,布鲁斯,其实我连和女人都……”


布鲁斯隐晦的抽了抽嘴角——幸亏他有先见之明的先问了句,不然今天多半他就要被这根具diao给做死在这里了也说不定——他一把勾着肯特的脖子将他拉了下来,两人的位置被他瞬间给掉了个个儿。


“那你今天可有福了,小镇男孩。”韦恩伏在克拉克的身上,在他耳边暧昧的笑,“可没有几个人可以得到布鲁西宝贝的亲自教导呢。”


三个小时后,捂着酸痛的腰狼狈的离开案发地的布鲁斯,在心里提醒自己,下次和肯特上床时,一定要记得和他提前限制好做ai的时长。


——不是所有人都是有‘钢铁之躯’,并且可以无限制的为所欲为的!



“啊哈——蝙蝠侠,你试着阻止我,但你失败了。”


“先说好,肯特——至多只能两次,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没碰到,又没碰到,蝙蝠侠,这一次——嗷!”


“肯特,记住,这时候,你应该这么做才对……”


“蝙蝠侠,被砸的滋味怎么样?——噢,这句台词不好,重来重来。”


“嗯啊……肯特,再快点!哈——没想到,嗯,小镇男孩的技术……竟然这么——”



布鲁斯甫一进门,便被等候已久的克拉克拉着领带带到了办公室里的那张长沙发上。韦恩躺在沙发上,木然地看着肯特的脑袋离自己越来越近。


突然,克拉克的动作停止了,停在了一个两人即将吻上的前一步里。


布鲁斯和克拉克就这么近距离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继沉默了几秒后,突然异口同声的说。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场面好像曾经发生过——”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场景有点似曾相识——”


“……”


“……”


超人和蝙蝠侠一个翻身站起,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整理好了自己的行装,然后果断的组队出门一起查找原因去了。


当钟王最终落网,超人和蝙蝠侠目送着他被戴上了特殊装备限制了能力,然后被押送去阿卡姆的时候,也许只有拉奥才知道。


——这个男人在无意中其实大大的帮了超人一个很‘大’的忙呢。


end.


花淮秀的文章目录(实时更新)

评论(16)

热度(147)

©花淮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