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姆超蝙/不义超蝙] 彼岸花(二)

设定联结世界为:

阿卡姆游戏三部曲的宇宙:

阿卡姆疯人院->阿卡姆之城->阿卡姆骑士(骑士陨落结局)

不义联盟游戏二部曲的宇宙:

不义联盟1->不义联盟2(超人支线结局)



直达:


(二)


布鲁斯突然感到一阵头疼欲裂。他强忍着大脑快要炸裂的不适,谨慎的后退一步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自己肯定在哪里见到过他,亦或者是见过类似的打扮。布鲁斯的直觉这么告诉着自己,但是他却发现自己连一丁点片面的相关信息都想不起来。


这绝对不正常。


至此布鲁斯彻底确定,他本认为并没有对他的身体带来太多伤害的空间穿越,实际上已经悄无声息的影响了他的大脑——至少是肯定已经对他的记忆产生了一定的干扰,影响,或者是遗失。


布鲁斯转了转眼珠,他的迟疑时间已经太长了,而他暂时还并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发现他的异常。于是布鲁斯不动声色的回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句比较‘安全’的答话。


他的喉咙动了动,自然的朝他响应了一声鼻音。“嗯?”


然而即使只是这么一下,竟也足以让对面的人发现自己的问题。布鲁斯只觉一股强风扑面而来,等他回过神后艰难的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人抱在了‘空中’。


他竟然抱着自己在天空飞行


布鲁斯面具下的双眼不可抑止的徒然瞪大,在这个高度之下,让他不敢轻易的挣扎逃脱。如此高度下落的重力加速度的冲击,即使有斗篷的缓冲,布鲁斯也没办法靠自己安全着陆。


“你是谁?”他再也顾不上自己的伪装,僵硬的在他的怀里厉声发问。


然而这个穿着一身以布鲁斯的审美观看来丑到不行的制服的男人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打算。


他寒着一张脸一语不发,手臂紧紧的勒着他的腰,力道大到布鲁斯相信那 一圈皮肤肯定已经留下了淤青。这个能够违抗地球引力的人,正带着他目标明确的朝着某个方向前进。


而那个方向,是前往北极。


布鲁斯强迫自己放松下来。既然这个人暂时并不想对自己怎么样的样子,而现在这种情形下自己其实也是束手无策。那么不妨看看他到底是要带自己到哪里去。


——以及是要去干什么。


以这个男人能够自由出入蝙蝠洞,并且隔着面具也能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是布鲁斯,而不是韦恩——这两点来看,他必然是一个和自己有着非常熟络关系的人……至少是对这个世界的蝙蝠侠非常熟悉。


这一点虽不至于让布鲁斯轻易放松警惕,但起码也能让他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前景的危险度调低一两个等级。


布鲁斯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安静了下来。


他需要思考很多,比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快暴露。


既然刚照面的时候,这个男人直接认出了自己的身份。那么说明这个世界的蝙蝠侠应该和他长的别无二致……至少他们的装备上并不会有太多的不同。


那么是性格的区别?这里的蝙蝠侠,并不会这样的对他回话?目前已知的信息实在太少, 布鲁斯还需要进一步的试探才能确定。


而另一点……另一点则更加重要,那是关于自己的。


布鲁斯皱着眉努力调动自己的记忆宫殿,却无论如何还是想不起一丁点关于这个男人的信息。


他肯定自己的直觉不会有误,在原本的那个世界,在的那个世界,肯定也存在着这么一个‘空中飞人’。布鲁斯不确定他们是不是认识,但他非常肯定自己一定是知道他的。


因为这种下意识的观念并不是受记忆的影响,而是一种靠细微的思维中枢连带的认知反应。


那么以这两点作为基础,布鲁斯便可以得出一个大体的结论。


这个男人的危害性应该‘并’不会太大。


不然的话,以他的作风,如果在自己的世界中出现了这么一号人物,如果他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的话,自己肯定不会对此袖手旁观


最大的可能性便是,原本的世界中也有这么一号人物,但是并不是隶属哥谭的。而自己在调查过他之后,也许得出了‘暂无威胁’之类的结论,于是他决定让一切暂处于观察阶段。


——直到这次意外让他来到了这个时空,而他却又意外遗失了不怎么相关的人的记忆。


这是目前布鲁斯所能得到最合理的解释。


他刚才已经试过去联想自己记忆中的其他人,无论是阿尔弗雷德,神谕,还是迪克,杰森,提姆……亦或是就连对戈登,他也能非常肯定自己记忆的完整,完全不存在有断片模糊的地方。


但是当他想去更深的细想一些比较无关的人员,就立刻遭遇到了类似刚才那样的反应。


——就好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墙,竖在那里将他和那些人无形的区分开。


布鲁斯眨了眨眼睛,压下了持续被冷风灌注而感到异常酸涩的眼睛。无论真实的情况如何,他相信自己马上就可以窥探到其中一二。


因为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


布鲁斯望着远处地平线上那个漂亮的晶状建筑物,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震撼到了。


好美,他想。


……和他的土气装扮也太不搭了。


布鲁斯从内心的吐槽中回过神,两人已经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大门’前。——如果高度直径超过三十米的‘这一个方框’,真的是所谓的大门的话。


布鲁斯抬起头,打量着这个宏伟的,明显不属于地球科技的建筑


“走吧。”身边的这个男人终于说出了自从叫了他名字后的第二句话,他率先大着步子从开启的大门走了进去,而那句话中明显没有给他留有违抗的余地。


布鲁斯瞥了他的背影一眼,不动声色的跟随着跨步进入。


大门在他的背后无声关上。


“说吧。”这个此刻悠闲的斜坐在王座上,就好像是人间之神的男人无表情的看着他,周身气息一变的显露出了狰狞的恶意,让布鲁斯瞬间将自己刚才的猜测扔进了马里亚纳海沟。“你究竟是谁?”


王座上的男人这么问着,而布鲁斯则立刻绷紧了自己全身的肌肉。


“蝙蝠被我杀死前制造的另一个替代品吗?”


tbc.




点击直达:花淮秀的文章目录(实时更新)

评论(13)

热度(113)

©花淮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