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 & 恶魔

summary:一切都还未开始,但一切都早已结束。


前文:ABCD


拉尔斯·艾尔·古尔是一个童年过的非常凄惨的孩子,在19世纪那个年代,有太多像他这样吃不饱,穿不暖,并且意外早逝的小孩。

 

当他死后,他来到了天堂,随着年岁的递增,拉尔斯开始逐渐展示出了自己的非凡才能,以及越来越隐藏不住的对于权势的渴望。

 

也许这与他悲惨的童年有关,但也有可能只是他的本性如此,但是不管怎么说,在天界的这近五百年里,他已经一步步走到了非常高的位子,只差一步就能达到天使里的顶端。

 

——炽天使。

 

但是就这仅剩下的那一步,却让他无论如何都难以跨过。因为在他的前面,一直有一个难以撬动的阻碍,就是现在这片领域的炽天使,布鲁斯横在他的面前。

 

拉尔斯,也就是现在化名为雷霄·古的主天使,他一直在等候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把布鲁斯拉下马的机会。

 

原本他以为布鲁斯前几天救了个不该救的罪犯就已经是个很好的机会,虽然理由还有点牵强,但也足以让雷肖·古趁机绊他一跤。

 

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如果说一个天使犯了不该犯的戒条还不算严重的话,那么因为爱上了不该爱上的人,而最终转变成了堕天使后自甘堕入地狱,这样的理由想必已足够的充足。

 

雷肖·古抚摸着手上这根漂亮的权杖,看着前方那两个相谈甚欢的身影。他在前阵子终于研究出了这根他死去后跟着一起来到天界的权杖的真正力量,也许之前他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打赢布鲁斯,那么现在借着这根权杖里的威力,他自信就是这两个人一起上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下定了决心的雷肖·古从隐藏的地方跳了出来,他在卡尔和布鲁斯惊讶的眼神里,二话不说就直接攻击了过来——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他只要彻底干掉他们,带着那个陌生天使的尸体回去,然后剩下的就随便他怎么说了。

 

布鲁斯很快就反应过来雷肖·古所打的算盘,他想要图谋他的位子不是一两天了,只不过碍于斗不过他才一直隐忍在其下。

 

他原本还想不通这次他怎么竟然敢就这样光明正大的以上犯下,就好像笃定了不怕他高发一样——直到布鲁斯见识到了那根权势的力量,他才徒然明白过来雷肖·古的真正打算。

 

他压根就没想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

 

这根让布鲁斯觉得有点眼熟的权杖的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在坚持了没一会儿后,布鲁斯和卡尔已经双双变得伤痕累累,再这么下去就真的只有送命一条路可行。

 

这样下去不行,布鲁斯在转念间想到,至少,他不能让卡尔因为他的原因而死在这里。

 

在布鲁斯拼尽了自己仅剩的那些能量,一把将卡尔推出了攻击范围的时候,他的翅膀也终于被那根权杖从身后贯穿而出。

 

布鲁斯瞬间痛吼了一声,他翅膀用力的一挣一甩,捂着受伤的地方跌跌撞撞后退了几步,挣扎着甩开了后面的雷肖古,也连带着还卡在他翅膀上的权杖从雷肖古那里脱了手。

 

卡尔怒吼着又冲了过来,一把撞开还想上前来夺回权杖的雷肖·古,捏着权杖的一端把它从布鲁斯的翅膀里拔了出来。

 

也就是卡尔的手接触到权杖的同时,那个永远不会在正确的时机出现的传送阵再一次在卡尔周身冒了出来。

 

“不!”卡尔绝望的大喊,他死命击打的透明的圆形壁垒,却发现传送阵的修复已经彻底完善——换言之,他出不来了。

 

布鲁斯匆忙继续应付雷肖·古之间眼角突然瞄到了自己受伤的那一半翅膀,他惊讶的发现从那个权杖戳出的血洞的周围开始,他雪白的翅膀已经逐渐开始被黑色而染黑。

 

电光火石之间,布鲁斯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他架住雷肖·古的一次次攻击,回头冲着还在努力的想要从即将进行传送的那个传送阵里出来的卡尔大喊:“走,不要管我,快走!”

 

“不,我不会再一次丢下你的!”卡尔也跟着大喊,“我不会再重蹈人间的那次覆辙!”

 

“蠢货!”布鲁斯又被击飞了出去,他擦了把嘴角的血,头也不回的挡住一击并且怒吼:“你动动脑筋——想想时间,卡尔——我会没事的……因为我已经没事了!”

 

卡尔因这句话而徒然愣住。

 

传送阵就在这时彻底启动了,外面布鲁斯和雷肖·古的身影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而不可见。

 

在被传送走的最后一秒里,卡尔的视角里看见的,就是翅膀已经彻底变成全黑的布鲁斯,被雷肖·古击中而最终跌落下天堂的那个画面。

 

各种曾经的画面在卡尔的脑海里不停翻滚,相似的面具,那句同样的鼓励话语,蝙蝠给他的黑色披风,以及最终他又亲手给了布鲁斯——

 

天呐,天呐……天呐!

 

布鲁斯,蝙蝠侠——原来他就是未来的那个地狱魔王!

 

原来他就是自己在未来喜欢上的那只蝙蝠!

 

tbc.

 

注:在第一章里,卡尔说在他之前也曾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炽天使,但传说那位炽天使因为爱上了不该爱上的人,而最终转变成了堕天使后堕入地狱。

 

其实那说的就是布鲁斯,只是卡尔在那时还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

热度(69)

©花淮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