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蝙蝠传 (拾叁)

前文:拾壹拾贰


拾叁:


卡尔这一次在韦恩的寝宫浴室里几乎磨蹭了半个多小时,眼见着再不出去就实在是太傻了,他这才深吸了几口气壮着胆子探出了头。


然后他就发现寝宫里一片静悄悄的,早就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卡尔一下子就从浴室里窜了出来,然后在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张写着‘我去给正宫娘娘请安了等您想起来要出来了后就请自便吧’的条子后,他才无语的发现自己白做了那么久的心里建设。


卡尔一屁股坐进了桌旁的椅子里,吐出了一口气后揉了揉自己的脸。


我怎么会对布鲁斯做出这么无礼的事?小王子纠结的想,对着自己的好朋友硬了这样的事情,怎么想都觉得好尴尬呀!


但是这也不能怪我呀。小王子咬了咬唇,给自己找着牵强的接口。布鲁斯当时的那副模样,是个人看到都会觉得……特别色气的吧?!何况他还主动吻了我,还这样软软的趴在我的身上……


一回想起当时的那个画面,卡尔才刚刚退色的脸庞又开始蹭蹭蹭的变成了一片绯红色,然后他惊恐的发现,仅仅是这样稍稍回想,他刚变得冷静的下半身就又有了蠢蠢欲动的变化。


……我这样的情况真的正常吗?!小王子崩溃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快要被打碎重组了。难不成,难不成……原来我真的不是个直男吗?


一想到这里,卡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等等,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会对布鲁斯起反应……


——原来是因为我喜欢布鲁斯吗?!


我们的卡尔·艾尔小王子,在历经了求布鲁斯收留,和布鲁斯同寝,抱着布鲁斯睡觉,与布鲁斯接吻,对布鲁斯竖起了老二等种种英勇事迹后,才终于虎躯一震,菊花一紧的醒悟过来,原来这就叫做——恋爱。


想明白了自己如此异常的根本原因之后,卡尔便像是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之前为何会独独对布鲁斯不大一样——他这是在一开始,便对着布鲁斯一见钟情了呀!


但是这份自我剖析却对小王子目前的处境没有丝毫的帮助。


从来没有和男人谈过恋爱,不,应该说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卡尔在面对感情问题上,就像是一张白纸般毫无经验。如果说在自己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还能自如的和布鲁斯同吃同睡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几乎是一想到晚上要和布鲁斯待在同一个屋檐下,整个人就快像是被火烧着了般害羞不自在。


于是这个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的氪星处男,在此时非常没出息的选择了暂时逃避。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我们的小王子一个人自我纠结的时候,咱们的韦恩侍妾已经在卢瑟的寝宫密室里,和卡尔的正宫夫人进行着一场不为人知的秘密会谈了。


布鲁斯·韦恩的确是如留给卡尔的便条上所说那样去见正宫娘娘了,只不过他不是去问好,而是去给莱克斯下了一个属于蝙蝠侠的警告。


“离卡尔·艾尔远一点,卢瑟。我不管你想做什么,但是不要去想着打他的主意。”


“你这是在宣布对咱们‘夫君’的所有权吗?”莱克斯喝着酒,平静的问他,“连我们大名鼎鼎的蝙蝠侠,竟然也会栽在愚蠢的爱情道路上?”


韦恩不为所动。“我没有心情和你说笑,卢瑟。”


“我可不是在说笑。”莱克斯重重的将酒杯丢在了桌子上,阴沉着一张脸看他,“可笑的是你,韦恩。你还记得你当初潜伏进来的目的是什么吗?你再看看你现在又是在干什么?和一个氪星人谈情说爱?你这么做让外面那些在你手下等你消息的反抗军人员置于何地?”


韦恩抿了抿唇。“这不关你的事,卢瑟。我自有我的决断。”他说,转身的同时再一次寒声警告他。“记住我今天说的警告,你不会想知道如果我发现你对他动了什么手脚之后,你会是个什么下场的。”


莱克斯在韦恩离开后摔碎了桌上的那个酒杯。


闻声从外面进来的心腹沉默的做着清扫的工作,而莱克斯就这么坐在那里看着他打扫。


“你如果和喜欢的人上完床后,会穿着内裤和他睡觉吗?”他突然冷不丁的开口问道。


侍从愣了愣,不明所以的看了卢瑟一眼,继而想了想老实的回道。“应该不会吧?”


莱克斯眯了眯眼。


“有什么问题吗,先生?”侍从问。


“不。”莱克斯慢悠悠的说,“我只是需要你去给我准备一些东西。”


然后我要再试探一次。卢瑟在心里说。



韦恩从卢瑟那里回来后,就一直坐在自己寝宫的位子上等卡尔回来。


他需要和卡尔继续讨论一下上午被卢瑟中断的那个话题,还有关于他那两位夫人,究竟该怎么处置的问题。


至于卡尔的那个不小心的意外,布鲁斯其实根本就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男人都是感官动物,而卡尔又一看就是个纯情的不能再纯情的毛头小子,结合当时自己对他做出的行为,他会突然来这么一遭也是非常符合情理的。


只是布鲁斯这一等,一直等到晚上都没有等到小王子回来。


“……”放弃继续这么傻等下去的韦恩一言不发的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选择直接去浴室里洗漱了。


……


……


“碰——!”


蒸汽环绕的浴室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砸碎的声音。


从这天起,小王子就好像是突然又对韦恩侍妾失去了兴趣似的,一连几天都没有出现在他的寝宫里。


布鲁斯对此也没有发表过任何的意见,他还是继续按照他的作息生活。即使是在每日的妃嫔请安场合中,听着其他的妃子讨论着小王子今天是在谁的寝宫里休息的之类的话,他也是面无表情的完全让人看不出一点感想。


不是没有妃子想要去他那里奚落他,只是他们才刚走到他的面前,就直接被他那双冷厉的目光给冻在了原地。


唯独只有正宫娘娘卢瑟,每日雷打不动的似笑非笑的询问他们是不是闹了矛盾,说一些要不要他帮忙从中调和之类的虚伪的话。


韦恩冷眼看着他眼底的嘲讽,依旧是不动声色的规规矩矩的回话。


又这么过了几天后,总算是鼓起勇气做足准备决定去和布鲁斯告白的卡尔,在来到了韦恩寝宫的门口后,才意外的从侍卫口中得知,布鲁斯已经在两天前向皇宫掌事提交了离殿申请,此时已不在皇宫了。



tbc.


小花絮:差点被我写成这样的一句话↓↓↓


我们的卡尔·艾尔小王子,在历经了求布鲁斯收留,和布鲁斯同寝,抱着布鲁斯睡觉,与布鲁斯接吻,对布鲁斯竖起了老二等种种英勇事迹后,才终于虎躯一震,菊花一紧的醒悟过来,原来这就叫做——爱。(???)

评论-16 热度-138

评论(16)

热度(138)

©花淮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