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拒绝一位超人? ⑩

多元宇宙前瞻:123456789



2-4.阿卡姆世界:


超人最终是在自己的孤独堡垒里找到伤痕累累的蝙蝠侠的。


都说人在慌乱无措的时候容易变笨,这一点就算是在超人身上也不能免俗。明日之人在韦恩大宅的上空来来回回的扫视了无数遍的庄园残骸后,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其实还拥有超级听力。


超人抬起头,瞬间将自己的超能力放开到最大,在全球范围里搜索起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心跳。结果令他意外的,他竟然在下一秒在自己的北极堡垒里面听到了它。


红披风的超能力者几乎是瞬间就让自己加速返身往孤独堡垒的方向赶去,空中因为他的动作而慢一拍响起的音爆声将庄园下方的人震的东倒西歪,但他没空去管这些。此刻的他心心念念的只有那个坚强骄傲的人影。


几乎可以说是一眨眼的时间,超人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堡垒大门前。他在门口深吸了两下,然后才紧张的打开了宏伟的门扉。


迎接他的是一个浑身戒备的蝙蝠侠,裹在破破烂烂的蝙蝠装里。克拉克几乎是在见到他的那一刹那就立刻开启了X-ray,检查起布鲁斯的身体情况。令他欣慰的,虽然眼前的这个蝙蝠侠浑身上下都是各种新添的淤青和伤痕——有些地方甚至还在滴滴答答的淌着血,但是他却并没有发现什么致命伤。


只是……


超人又再一次的仔细扫描了一下布鲁斯的脑部,然后深深皱起了眉。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看上去神志并不怎么清醒的蝙蝠侠,轻声呼唤他的名字,以期能得到他的一些反应:“蝙蝠侠……布鲁斯?”


蝙蝠侠微微动了动,他侧耳倾听声音产生的方向,此时在一片晶莹的水晶柱对照下显得异常妖异的深绿色眼睛渐渐开始产生了焦距。“……超……人……?”他问,声音嘶哑又难听。


“是的……布鲁斯,是我。”克拉克上前一步小心的拥住了眼前的破碎躯体,然后打横一下将他抱了起来。“没事了,放轻松……都结束了,我送你进去治疗,嗯?”


蝙蝠侠疲惫的微微点头,时刻担心着自己身体里的小丑病毒复发的他此时终于能够放松下来。超人已经在这里了,那么他便不需要再担心——还没思考完,布鲁斯便已经陷入到了深度昏迷当中。



检查的结果是非常不乐观的,由于病毒存在于体内的时间过长,又在之后的战斗中混入了大剂量的恐惧毒气——他们已经和布鲁斯的大脑神经与供血系统彻底交融。现在即使是利用最高科技的氪星技术,也完全无法在不伤及到布鲁斯脑髓的情况下将他们全部驱除。


布鲁斯躺在堡垒里属于超人的那张卧室床上,喝着克拉克递给他的热可可,沉默的听着他汇报自己的身体状况。


蝙蝠侠没有提起阿尔弗雷德,于是超人也没有问。既然一身伤的蝙蝠侠在庄园自曝中都能全身而退并独自不远万里的来到自己远在北极的堡垒,那么克拉克相信那位睿智的老管家也一定不会出什么问题。


——以他对布鲁斯的了解,他肯定是担心自己的病毒会复发而伤到阿尔弗雷德,所以提早将老管家单独安排在了什么安全的地方,或者安全的人身边。


“现在我只能使用堡垒的技术尽力维持你的现状,让病毒不再过快的加剧。”超人说着,合上了手上的报告总结道:“但是这不是个长久之策,布鲁斯。堡垒AI检查出来你现在的大脑活动区域非常的不稳定,可能时刻会有病发的危害——”


“如果你担心我会伤害到别人,你可以把我关起来。”布鲁斯打断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我相信这点对于你来说并不难办。”


超人皱起眉。“蝙蝠侠,这不好笑。”


“我不是在开玩笑。”布鲁斯抬眼,直直地望着他,“你知道我不是。”


“我不可能就这么把你关在我的堡垒里或者随便什么地方,然后看着你就这么将自己毁掉!”超人突然将手上的报告一扔,压抑到现在的怒气徒然爆发。“我明确的告诉你,蝙蝠侠,除了想办法将你彻底治愈,我不会接受第二种任何其他的结果!”


两双眼睛在空中对视,一双热烈,一双冷静。最终,却是蝙蝠侠率先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为什么?”他问,眉宇间带着一丝几不可查的真实疑惑:“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执着?你是超人,人间之神,如果你想的话,这个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会为你倾倒。为什么偏偏是我?一个阴暗,多疑,暴力,甚至是已经病入——”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超人打断了蝙蝠侠的自我剖析,或者说是自我否定。他翻上床,将反应不及的布鲁斯压在了身下,直接捏着他的下颚让自己的舌长驱直入。


布鲁斯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后他开始死命的挣扎。但是超人牢牢的压制着他的四肢,让他只能被动的接受着这个凶狠的亲吻,直至几乎窒息。


一吻完毕,微微撤开些许的超人盯着蝙蝠侠此时略显涣散的眼神与红润的嘴唇,眸子沉得极深。“……如果不是你现在不能受到过量的刺激,我不介意让你深入了解一下我为什么会这么执着。”


“……你这种行为和解释没有一个字母有关联。”蝙蝠侠额头突突直跳,他黑着脸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巴,但却也失去了再次长篇大论的兴趣。“以及从我身上滚下去,超人。”


克拉克翻身下床,然后再一次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两个人对视着沉默了几秒,直到布鲁斯受不了的转开脸,出言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尴尬。“其实……可能还有一点治愈的希望。”


“什么?”超人嗖的抬头盯着他。


“你之前说到,无法彻底分离小丑病毒和恐惧毒气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我身体里扎根太久,已经混合到了一起。恐惧毒气不难弄到样本,关键是在于已经死去的小丑的血样。”蝙蝠侠说,“但是其实在小丑病毒被彻底毁灭前,曾经有五分纯粹的血液病毒样本被小丑周转了出去,在哥谭的各大医院之中流转。”


“之前我们已经找到了其中四位中了小丑病毒的人,理论上说应该还有最后一份血液样本,但是在当时却不知所踪。罗宾他们一直以为我是那第五个人,但其实我身体里的病毒是小丑在阿卡姆城里直接输给我的。也就是说——”


“只要我们找到那份失踪的血样,孤独堡垒可能就可以因此研制出解药。”超人说。


蝙蝠侠点点头。“是的,但是那份样本我曾经寻找了很久,完全没有它的任何踪迹。所以也许这只是我的错误判——”


“我会找到的。”超人说,他盯着蝙蝠侠,然后再次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我会找到它的,布鲁斯,无论它现在在哪里。”


布鲁斯眨了眨眼,他看了看超人此时充满希望与干劲的双眼,终是选择撇过脸将自己埋进了厚厚的被子里,小声地嘟囔了句。“……随你的便吧。”


tbc.



阿卡姆蝙作为我最最喜欢的一个蝙蝠侠,反倒是我写的最少的一个蝙蝠侠。因为实在是太爱太爱他了,反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写了,就怕写坏了(。)


以及虽然阿卡姆游戏里并没有真的出现过超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hhh),但是我就是有一种这两位强强CP随时都会在下一秒干上的错觉= =。


(可能是因为这俩位爷在这游戏里都属于比较凶残的类型吧……一言不合就xx什么的?强Alpha x 强Alpha的典范!)


评论-23 热度-238

评论(23)

热度(238)

©花淮秀 / Powered by LOFTER